铜川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新版政务门户网站
你的位置:首页 > 文化要闻

音乐剧《孙思邈》:一部生动诠释中医药文化的扛鼎之作

2017-09-13 11:05:58 来源: 点击:


9月12日晚,我市原创大型音乐剧《孙思邈》在华原演艺中心隆重首演,献礼中国第四届孙思邈中医药文化节。该剧立意深远,主题宏大,制作精良,品质卓越,表演精湛,感人肺腑,催人泪下,发人深思,深受国内外来宾、全市干部群众的好评。

     音乐剧《孙思邈》对一代名医孙思邈这一形象的理解与阐释突破以往作品的既定表述,深入挖掘人物性格与情感的丰富性,用现代舞台语言创造性地展示其作为一位行走在京兆华原民间大地上的乡村医生,当面对病人与亲人、出仕与行医,面对种种现实困境的阻挠和对医学事业不渝追求时,所产生的矛盾纠结、痛苦与欣慰。剧中的孙思邈,不是寻常老百姓心目中庙堂供奉的那个“药王爷”,也不是餐风饮露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圣,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着生老病痛、懂得儿女情长的普通人。他会对不配合就医的患者家属立誓“如若不能求活,甘愿以命相抵”,也会对徒弟说“男子汉,动不动流泪,多没出息”这样亲切体己的话,更会对发妻将“深深爱意心底埋”,任“泪水盈眶,哽咽语塞”。

孙思邈时时处处以济世为怀,先是在乡里行医问诊治病救人树立威望,然后与心仪的女子两情相悦结为佳偶,又因辞官不就拒绝皇命而忧心忡忡,为体恤苍生而树立宏愿,背负使命四海寻方,途中历经磨难而百折不挠,在人世的各种磨难和痛苦中不断成长,凭着坚韧不拔、顽强不屈的意志,背负着对亲人的愧疚和对天下苍生的使命,终于完成医学巨著《千金方》,集天下医术之大成,也完成道德自我超越与人格升华,终达功德圆满。

作为铜川有史以来首部音乐剧,《孙思邈》的思想意蕴广泛而深刻,给人以强烈的精神启迪与心灵陶冶,在艺术方面的表现力、感染力与震撼力达到了全新的水准与高度。

其一,发浩然正气、抒人间真情。戏剧立足于活生生的烟火民间,反映底层劳动生活场景,写寻常夫妻恩爱之情、母子骨肉难舍之本性、师徒情同父子教勉之德、游子在外思乡之苦、乡邻相帮相让之义等人类最基本的伦理与情感。渲染了面对疾病死亡威胁时群众的恐惧无助,凸现了面对生死考验时寻常百姓所表现出的舍己为人的传统美德。正是这些发生在每一个普通人身上的闪耀着人性光辉的情感,推动着孙思邈一步步处在两难之中艰难地选择,流着眼泪一幕幕走向崇高。

而这些丰富情感的艺术化呈现,成为该剧的最大创新与亮点。一是唱词,集传统诗词意境与韵律之美,人物对白贴切感人,表达准确精炼,可谓句句精琢,字字珠玑。二是音乐、唱腔按照现代歌剧的标准打造,在完成抒情、叙事、心理刻画与性格塑造的同时,又渗透着浓浓的秦腔韵味,体现独特的地域风格。音乐掌控着剧情与节奏,时而排山倒海,时而润物无声,令观者感同身受,时时以泪洗面,也洗涤了灵魂。三是舞蹈。诸如“瘟疫舞”“发丧舞”“跋涉舞”以准确的场景表现力和强大的情绪感染力、带给观众耳目一新的视听震撼,又如“拒绝皇命”一节,以群舞形式表现主人公内心翻来覆去的矛盾挣扎,而师徒滚下山崖一节,以“竹竿舞”的形式表现人物思乡心切,雪夜中产生的幻觉,光影变幻晶莹剔透,斯情斯景美轮美奂。

其二,用现代舞台语言表达传统文化,细节处见功夫。开场的石雕群像、碑刻等配合着静穆的传统古乐钟声,烘托出历史的久远沧桑,以地域文物遗迹不露声色地交待了故事的发生背景。调皮灵动的中草药童谣、跃动的药方作为贯穿全剧的插曲,代表着孙思邈从青年到暮年以一贯之的人生志向,是他头脑中时常浮现的灵感心得,也为日后著成《千金方》埋下伏笔。

竹竿,是全剧用的最多的道具。具有丰富的象征意义与隐喻功能。竹竿可以是山中密林,可以是划船的竹桨,可以幻化成演员手中的各类百姓生活生产器具。一根根竹竿更是老百姓托付给孙思邈的期望和嘱托,当他身处异乡之时,这些竹竿无时不刻在鞭笞着他的肉身,拷问着他的灵魂,这些竹竿压迫着他,囚禁着他,形成强大的心理负担,令他遥望家乡垂泪如雨而漫无归期,使他思念亲人肝肠寸断而难以相见。这些竹竿又能汇集成强大的民心民意,将他托举在空中,给予他力量、决心和勇气,令他在片刻惆怅之后坚定信念,追求理想。或许竹竿也代表着孙思邈云游八荒采集到的一味味珍贵药方、和穷极毕生付出的心血与智慧。本剧宣传海报选用图片正是须发苍苍的孙思邈,怀抱着一大捆的竹竿。面画中,孙思邈的神情是坚定的,期待的,又是茫然的、复杂的,正如他的丰富多面的性格。这种舞台象征表现手法使得该剧解读和阐释空间更为广阔深邃,具有丰富的意蕴指向,回味无穷。

其三:音乐剧《孙思邈》的精髓在于对传统中医药文化的准确把握与出色的艺术提炼。体察寻常人情,编织寻常事理,提炼出人类共通的真善美,彰显出孙思邈寻常性情中的不寻常作为。孙思邈一生最大的优秀品质是其所秉持的民本思想,剧中的民众,既是孙思邈的乡亲,也是他的病人,这些民众时时处处与他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有时候与他合二为一,成为他分身的影子,表现他的矛盾纠结,有时与他相隔千里而相守相望。

古人讲“体天知命”,该剧剧情发展恰好切合自然春夏秋冬四时有序,表现人之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呈现出人与自然浑然融通的朴素哲学。剧作在尊重历史真实的前提下,对民间传说大胆取舍,保留“开棺救人”“亲尝毒草”等感人情节,舍弃“悬丝诊脉”“坐虎诊龙”等离奇传说,对“防治瘟疫”“拒绝皇命”等章节重点铺陈,体现出强烈的民本意识和崇善尚真的价值取向。玉凤、长锁等众乡亲形象的设计,将孙思邈置身复杂的人伦关系中,拓展了孙思邈的性格内涵与情感张力。音乐、舞蹈、戏剧三大元素有机整合,亲人与病人、拒皇命与从医志、离家园与思家乡,所有的矛盾都集中在孙思邈身上,所有的纠葛都捆绑成一体,最后万综归一,归结为一句“定要定要完成千金方”。此声若黄钟大吕,气势如虹,贯穿全剧,震烁古今。

在孙思邈身上,丰富的生活情感和强大的济世情怀合二为一,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奋斗精神与厚德载物的担当意识合二为一,古往今来英雄志士皆有的贤良品质与一位医者的个性风采合二为一。“孙思邈”活在唐代,也活在当下,他是铜川的,也是世界的。我们有理由相信音乐剧《孙思邈》一定能立得住、叫得响、传得开,让我们拭目以待。(来源:朱元奇)